潘天寿纪念馆


    精细的绿化,冬青翠柏遍植,紫藤凌霄满墙。楼前为一块方形的草坪,正中央静竖着一块洁白的大理石,似碑似石,纯洁无瑕,上面不留一字,这是设计师留给人们去想象、猜测、回味的一笔。
   
   故居楼底层朝南的正间是潘天寿先生的画室。画室靠西窗安置着一张特大的画桌,各种传统绘画用具摆得井井有条,其中有一方特大雕花端砚和大师生前常用的毛笔。书柜里文史书画类的书籍盈箧,那张红木旋椅使人想像当年潘先生手不释卷、笃行好学的情景。
   
   画室与后面的起居室、卧室相通,一应家俱均颇为俭朴。一间小陈列室有不少先生生平活动照片和实物资料供参观者瞻仰、研究。其中有一九五八年苏联艺术科学院授予潘天寿先生名誉院士的证书。玻璃橱窗里保存着先生的亲笔书稿、速写手稿和书信等文物。
   
   陈列楼有一千多平方米。参观者进入二楼陈列厅和陈列廊时,更感到这里是一座艺术的殿堂。精致、高雅的落地式展柜全部采取屋顶自然光,由电脑微机自动控制,这种新型设施在国内运用尚属首次。大展柜有五米多高,正面十二毫米厚的浮法透明玻璃彼此相连,中间没有一根遮挡视线的铝材柱子。潘天寿的巨幅绘画作品陈列在这样的展厅里相得益彰,观赏效果极佳。
   
   一位来自巴黎的博物馆馆长激动地说:“要是潘先生的作品,连同这个现代化馆一起搬到巴黎,世界将重新认识中国画,巴黎会引起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