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丰镐收回宝石山土地


    鸦片战争后,中国的国门被帝国主义的洋枪洋炮轰开,洋人们纷纷来到中国,巧取豪夺财富。根据当时所签订的一些条约规定,洋人不得在华购置不动产,但设教会、办医院、建学堂则不在其列。因此,许多洋人便充分运用这些规定来牟取暴利。中国大地上一时冒出了不少洋医院、洋学堂。
    清同治八年(1869),英国安立甘会(后改名圣公会)派出一个叫麦多的人在杭州横大方伯巷租赁房屋三楹,行医传教,对外打出的招牌则是“戒烟所”。同治九年(1870),“戒烟所”的招牌换成了“大方伯医院”,以后又更名为“广济医院”(即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前身),英人甘尔德担任医院院长。光绪七年(1881),英国圣公会又派梅藤更前来接替甘尔德。
    如果说甘尔德等人牟利的目光主要还集中在杭州城内,那么梅藤更觊觎的目光则投得更远。到杭州不久,他便开始谋划在西湖风景区的宝石山上建麻风病医院,而且还推出了一条似乎很充足的理由:因为麻风病要传染,所以病房一定要建在山上。
    光绪二十一年(1895)冬,梅藤更来到宝石山上的保俶寺,从寺僧怀仁处骗租到空地三块,并信誓旦旦地对怀仁说:“我只在空地上建医院和下人的住房各一所,而且这两所房屋都离保俶塔三丈以外。房屋外不建围墙,一任文雅之士游览保俶塔、来凤亭。今后如果要修保淑塔,也可以马上将房屋拆让到南边,以利于修塔。至于保俶寺,则还是由你们寺僧自己管理。”
    然而,梅藤更一租到土地后,就马上在四周建起围墙,不仅把保俶塔、来凤亭都围了起来,而且还把上山的路,以及葛岭通岳王庙的路都堵塞了。他的理由自然很简单,因为麻风病要传染,麻风病医院自然要全封闭。由此可见,梅藤更在选址时就已有了独霸保做塔景区的恶念。
    保俶寺也被梅藤更圈在了围墙之中,由于断了出入,加上不时的威胁,寺僧怀仁也只得避祸出走。接着,保俶寺内的佛像、神牌也被扫地出门。整个保俶塔景区,就这样成了梅藤更的天下。很快,一座五开间的大洋楼--麻风病医院就出现在保俶塔旁。而贪婪的梅藤更并不满足,他又把圈地的目光投向北山街旁的大佛寺。
    梅藤更的恶劣行径引起了杭州市民的愤慨,由于保俶塔是五代吴越王始建的,吴越王的后裔--钱氏族人首先向官府提出收回宝石山的土地。但当地官员因惧怕洋人,不敢与之交涉,竟然驳回了钱氏族人的要求。
    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二月,浙江知名人士钱骏祥等针对梅滕更霸占祠产、毁灭古迹、圈禁名胜、私开禁山等恶劣行为,再次要求地方政府彻查收回。
    浙江的地方官到现场一调查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梅滕更不仅在宝石山上租赁、购置土地,甚至还强占土地,于是令洋务局与梅滕更进行交涉。1909年1月,时任浙江洋务局总办的王丰镐担负起收回土地的重任。但是,当他与梅藤更交涉时,狂妄的梅藤更根本就不把清朝政府的外交人员放在眼里。交涉刚刚进行,梅藤更便拂袖而走,于2月回英国去了,并声称钱氏控案自有领事主持。
    于是王丰镐便赴沪与英国驻沪总领事磋商,争持数月,未获解决。后他又照会英国驻杭领事,该领事却推辞说,议决此案本领事无此全权,应候梅藤更返杭再议。
    梅藤更的恶劣行径引起杭州人民的公愤。这年9月,沈钧儒先生在浙江省谘议局会议上针对外国人侵占土地的行为提出了《收回宝石山、莫干山地亩,以保内地主权》的议案。
    191O年冬,梅藤更返杭。王丰镐继续与他交涉。梅藤更却以依据条约可以建医院,况且房屋已经建成为由,坚决不同意交出土地。后来,梅藤更逐渐感到公愤和王丰镐毫不妥协态度的压力,终于在1911年6月,很不情愿地与王丰镐签订了收回宝石山及大佛寺等处山地房屋的合同和细则。
    当然,梅藤更的要价相当高,杭州官方花了数万大洋的巨款才赎回了这些土地,最后还留下了一条“尾巴”--以信件的形式承诺宝石山上的房屋允许梅滕更租住(此承诺以梅藤更离杭返国之日止)。
    这年6月25日,王丰镐会同仁和、钱塘两县官员至宝石山当面与梅滕更签押,并向其支付巨款,梅藤更则交出了所有土地契据,共计21件。
    对于梅藤更的所作所为,浙江人民是难以忘却的。1924年7月,《新浙江报》上就曾刊登过一篇社评,揭露英人梅藤更在杭的种种劣迹。
    1926年,梅藤更已70多岁,即将退休回国。至此,他已在杭州呆了45年,在这45年中,他凭借各种恶劣的手段发了大财。在退休回国之际,这个洋人居然还办了一场告别宴会,并在宴席上大言不惭地说:“杭州人是进步得多了,记得我初来时,大家叫我洋鬼子,后来叫我洋先生,再后来叫我洋大人。”这时,宴席上站起一名杭州的中学生,大声对梅藤更说:“这是梅先生进步了。梅先生初来时挟帝国主义之力量,欺侮老百姓,所以,老百姓称你为鬼子。后来,梅先生以平等态度对待老百姓,所以,老百姓就称你为先生。至于称梅先生为大人,我没有听见过。况且中国自革命(指辛亥革命)之后,在中国人中早已没有大人的称呼,怎么还会称外国人为大人呢?我想,这是梅先生自己杜撰的吧!”这名当场向梅藤更叫板的中学生,就是后来担任浙江省民政厅厅长的阮毅成先生。
    梅藤更退休回国后,宝石山上的房屋才彻底与梅藤更断了租赁关系,这座教会医院曾一度成为游客的休息之所,后来便没了踪影。